在线咨询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或者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欢迎您的咨询!
在线留言
信息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天地 > 信息详情

绝症女打起“同居官司”
来源:宁夏浩晟律师事务所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 2016-11-25 阅读数:223

绝症女打起“同居官司”
摘自中国法院网2002-07-12 10:11:40 | 作者:毛 竹 覃 怡
十七岁少女始做人妻
彭丽的家在重庆云阳县巴阳镇幽静的峡谷内。1999年初,刚满17岁的彭丽还在卫校上学时,村诊所的年轻医生瞿仁伟就向她发动了强劲的爱情攻势。随后,瞿家请来了三个媒人前来劝亲。一个刚刚情窦初开的少女还没有完全弄懂男女之事,便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下答应了这门亲事。
1999年11月,彭丽与瞿仁伟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接着,彭丽被顺理成章地迎进了瞿家。由于彭丽当时只有17岁,尚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所以到瞿家后彭丽与瞿仁伟就一直都未能领取到结婚证。可是,瞿家父母却把彭丽当成真正的媳妇对待,两位老人喜滋滋地对彭丽说:“闺女,有没有结婚证都一样,反正都是一家人。”
一进瞿家门,时年22岁的瞿仁伟便与17岁的彭丽同居一室,过上了真正的“夫妻生活”。在彭丽的心里,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瞿家的一员了。从此,一有空闲,她便到诊所里为“丈夫”瞿仁伟帮忙,在诊所里忙上忙下。她十分亲切地为病人把脉问诊、看病拿药,深受病人的尊敬。当病人需要瞿仁伟出诊时,彭丽便会陪伴“丈夫”背着药箱一起前往。由于瞿仁伟不愿彭丽避孕,彭丽还不到20岁便怀上瞿仁伟的孩子。然而,由于未到法定结婚年龄,彭丽又不得不咬着牙去医院做人工流产。
在巴阳峡村民们的眼里,瞿家媳妇彭丽是个好姑娘,她的勤劳、善良总是受到大伙儿的夸奖。就连瞿仁伟的母亲谈到彭丽也一个劲地说:“打起灯笼也难找到这么好的媳妇。”
绝症在婚礼前突然袭来
几乎所有乡邻都知道,婚姻对彭丽和瞿仁伟来说仅仅是一个手续而已。2002年3月27日,彭丽才满20岁。这时,瞿家与彭家开始商量起了两人的婚事。经过一番周密计划,两家郑重决定:2002年“五一”节,彭丽和瞿仁伟正式举行他们盼望已久的婚礼。
可这时,不幸的噩耗却如晴天霹雳向正值青春年少的彭丽当头袭来。
2002年春节过后不久,彭丽便感到自己身体时不时有疲倦的感觉。学医的她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可能患病了。2002年3月2日,彭丽在瞿仁伟的陪同下来到云阳县人民医院检查。谁料,当检查结果出来时却把瞿仁伟吓了一跳:“肝癌!”彭丽和瞿仁伟都难以置信,随后他们又分别到了万州的两家大医院进行检查,可检查结果仍为“肝癌”。“你老婆恐怕只有3个月时间了,好好照顾她。”医生这样对瞿仁伟说。
三家医院同时确诊彭丽患上了“肝癌”,两家人于是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彭丽的亲人不得不按照医生的嘱咐,思考如何让她快快乐乐地度过这剩下的3个月时间。这时,亲人们都想起了彭丽一直期盼着的婚姻。彭丽的舅舅对瞿家父母说:“现在,恐怕只有让两个孩子结婚才是对她最好的安慰了。在离开人世前,让她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分。”随后,彭丽的舅舅同瞿仁伟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瞿仁伟听后慨然应允了。“彭丽20岁生日那天我就同她一起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然后再带着她外出旅游,度蜜月。”瞿仁伟一脸真诚地说道。
一个懂事的乖乖女转眼间便要溘然离去,彭丽的父母、亲人心中都充满了绝望与痛苦。只有彭丽一个人还在思考着该到哪里旅游,结婚时她该穿哪件衣服,哪条裙子。想起甜蜜的日子就要来临,彭丽感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幸福地爱着瞿仁伟。由于自己的患病,未婚夫瞿仁伟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彭丽决定要尽最大努力来减轻他的痛苦,快快乐乐地结婚。
结婚誓言变成风中承诺
当彭丽不幸患上癌症后,瞿仁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他甚至开始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在瞿仁伟心里,他真的舍不得彭丽就这样如流星般骤然地离他而去。然而,这已经成为了现实,摆在他面前的将是一次决定他命运的选择。“有多少人愿意和一个即将死去的人结婚呢?”瞿仁伟陷入了难以抉择的痛苦中。瞿仁伟的父母说,如果同她结婚太不值了?以后就不容易找更好的姑娘。
思量了很久,他表示要与彭丽结婚的信念开始慢慢动摇了。
接着,彭丽发现,瞿仁伟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她爱理不理的。瞿仁伟突然的变化,彭丽感到他是在故意疏远、冷淡她。看到日渐陌生的未婚夫,彭丽的心里如刀扎一般剧烈疼痛。
2002年3月27日,彭丽20岁生日到了。彭丽的心在砰砰地跳个不停。这天,她起得很早,期待着瞿仁伟陪她去民政局领取结婚证。可直到中午12点,瞿仁伟都像是忘记了似的,领取结婚证的事只字不提。于是,彭丽去找他,瞿仁伟却忙称“太忙,忘了,以后再说吧”。结婚证没有去领,旅游结婚、度蜜月自然更是不用提了。彭丽彻底绝望了:一个大男人说出的话竟真的变成了风中的承诺了,难道两年多的感情竟真的就这样转瞬间不复存在了吗?
然而,让彭丽更加伤心欲绝的事情接踵而至。很快,瞿仁伟的母亲便找了一大堆借口强烈要求彭丽离开了瞿家。彭丽说,那是一个比她患上癌症还要更痛苦的夜晚。当瞿母要赶她出门时,与自己相爱两年多的瞿仁伟竟一直躺在床上默不作声。此刻,彭丽的心伤透了。
当彭丽被逐出瞿家后,她慢慢地清醒了:原来2年多来,瞿仁伟向她海誓山盟许下的爱情诺言竟然都是空言。彭丽说,结婚是她临走前最大的愿望。自己原本打算,只要瞿仁伟同她结了婚,她就放弃所有的治疗,绝不拖累瞿家。“现在,我决心活下去,我要尽一切努力来治疗。这是对父母养育20年的报答,也是对他们的最好安慰。”彭丽说。
彭丽患的肝癌已经到了晚期,她却鼓起了活下去的勇气。彭丽的父亲说:“目前治疗肝癌有肝脏移植、放射性化疗和中药化疗三种疗法,但每一种都需要大笔经费。因此,他们只能为彭丽选择最便宜的中药化疗。但是即使这样,每个月至少也要花去一万元。”
迫不得已,为了给彭丽治病,全家都开始四处借贷。在各方奔走,求助无望的情况下,彭丽的父亲只得找到瞿家。彭父要求瞿家共同分担彭丽的治疗费用,但数次与瞿家协商都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彭丽的父亲告诉笔者,彭丽在知道自己病情后,仍然在瞿家的诊所为病人看病拿药。就在4月26日,在她患病已经是晚期时还为病人做了一次人工流产手术。她当初只是想以更多的付出来减轻瞿仁伟心中的痛苦。
“我没有什么奢望,我只想让瞿仁伟陪伴我一段时间。因为,我们曾经那么快乐地爱过、生活过。”面对笔者,彭丽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绝症女法律声讨负心郎
“既然瞿仁伟不愿再承认我们两年多的感情生活,那就只有让法律来确认!”这个备受病魔摧残的善良姑娘,把牙一咬,把心一横,最终毅然作出了用法律来为自己讨公道的决定。
重庆正章律师事务所闻讯后当即表示愿为彭丽提供无偿法律援助?免费为彭丽打这场死亡前的“同居官司”。当得知有人愿意免费帮自己打官司时?彭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这位坚强的女孩表示:她不在乎瞿仁伟及其家人补偿多少。她只是为瞿家这种冷漠和绝情的做法而讨个说法。
“虽然新婚姻法不再承认‘事实婚姻’,但是,瞿仁伟仍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双方已经构成非法同居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对双方解除这种同居关系有具体阐释:‘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一方在共同生活期间患有严重疾病未治愈的,由一方给予另一方一次性经济补助。’”律师向彭丽全家分析道,“由于彭丽长期在瞿家诊所帮忙看病、拿药,甚至还给病人做手术,事实上她已经和瞿家形成了劳动关系。而两年多时间来,瞿家只给彭丽提供了吃住,并没有支付任何工资。根据劳动法有关规定,瞿家不仅要支付未付的工资,还要重新恢复彭丽以往的劳动关系,不能因为彭丽生病就赶她走,还有责任对其进行治疗,承担部分医疗费用。”听完律师的分析介绍,绝望的彭丽心中重又燃起了希望。彭丽说,那是她患病以来从没有过的希望?甚至于点燃了她对生命的渴望。
接着,云阳县法律援助中心也得知了绝症女遭遇未婚夫抛弃的消息,深为彭丽鸣不平,表示愿无偿帮助彭丽打这场官司,为身患绝症的彭丽讨回公道。
有了社会热心人的真诚帮助,彭丽心里充满了希望,更充满了无限感激。面对众多的热心人,彭丽止不住热泪盈眶地说:她的病如果不能治愈,她愿意在死后将自己身上的器官捐献出来,以用做临床医学研究。
看得出,这是这位身患绝症的姑娘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作出的决定。
2002年5月13日,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这起死亡前的“同居官司”。
法律天平倾向绝症女
在法院开庭前,彭丽专程到第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坪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令人高兴。她的病情非常稳定,没有进一步恶化。
2002年6月7日上午,人们企盼已久的云阳绝症女状告未婚夫索赔案在云阳县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
开庭后,法庭内座无虚席,400多名群众前来参加旁听。法庭内一片肃穆。面对一双双热切的目光,消瘦不堪的彭丽站在原告席上显得有些激动。
法庭上,彭丽的代理律师当庭要求法院判令解除彭丽与瞿仁伟之间的同居关系,由瞿仁伟给予其经济帮助3万元;并确立彭丽与瞿仁伟父亲所开诊所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支付彭丽近3年来应得的工资并承担部分医疗费用共计10万余元。
法院在进行调查后,对绝症女彭丽状告未婚夫瞿仁伟索赔案作出一审判决:彭丽与男友瞿仁伟的同居关系成立,现予以解除;瞿仁伟给付彭丽一次性经济帮助2万元。由于瞿仁伟父亲所开诊所不具备法人资格,法院驳回了彭丽要求瞿父支付工资及承担医疗费用的诉讼请求。
当法官庄严的宣判声刚落,法庭内响起了旁听群众的议论声。旁听群众说:这是彭丽应该争取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