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或者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欢迎您的咨询!
在线留言
信息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劳动纠纷 > 信息详情

路君与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
来源:宁夏浩晟律师事务所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 2016-11-26 阅读数:122

关联文书
一审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 (2014)闸民四(民)初字第346号 2014-12-02 判决
路君与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5-04-20 浏览:35次
  • 点击下载文书  
  • 点击打印文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5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路君。
委托代理人吴燕芝,上海吉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负责人陈灿荣。
委托代理人苏蓉蓉,上海江三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路君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14)闸民四(民)初字第3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4月6日,路君与浙江开元酒店管理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订立了期限自当日至2014年4月5日的《劳动合同书》,合同约定路君担任厨师岗位工作,实行岗位工资。2014年2月20日,路君向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提交了《离职申请表》,该表中“请陈述离职原因”栏内写明:“因个人原因自愿自2014年2月20日起提前解除与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即上海浦西开元大酒店)的劳动合同关系,自愿放弃在与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即上海浦西开元大酒店)劳动合同存续期间的所有补偿权益和任何劳动纠纷。”路君在该栏内“离职人签字”处签名。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于当日开具了退工单。
原审法院另查明,路君截至2014年3月累计缴纳城镇基本养老保险月数为248月。2014年1月12日,路君生育一子。
路君于2014年6月12日向上海市闸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13,56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支付2011年4月6日至2014年4月5日每年15天的年休假工资共9,351.72元、支付2014年2月9日、2月10日、2月11日三天男性晚育护理假工资311.72元、支付2013年4月17日健康证(复诊)费用72元。该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7月24日作出闸劳人仲(2014)办字第779号裁决,对路君所有请求不予支持。路君不服裁决,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路君诉称,路君于2011年4月6日入职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任职员工餐厅厨师,双方签订劳动合同,期限为2011年4月6日至2014年4月5日。2014年2月,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因将餐厅事务整体外包,故将餐厅所有人员解聘。路君入职前已有22.5年工龄,应享有每年15天的年休假,但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从未安排路君休假。2014年1月12日,路君因儿子出生要求休3天陪产护理假被拒绝。2013年4月,路君因工作原因办理健康证复检,费用为72元。路君现提出如下诉讼请求:1、要求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3,560元;2、要求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2011年4月6日至2014年4月5日每年15天年休假工资9,351.72元;3、要求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2014年2月9日、10日、11日男性晚育护理假工资311.72元;4.要求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2013年4月17日健康证(复诊)费用72元。
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辩称,路君系自行申请离职,并自愿放弃所有补偿权益和任何劳动纠纷,故不同意路君的诉讼请求,同意仲裁裁决。
原审审理中路君提供了门急诊医药费收据(复印件)一份,作为其主张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健康证(复诊)费用72元的依据;因该收据未注明费用的项目,故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对收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路君还提供了一份由其两名同事出具的《事实经过》,用以证明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认为证人未到庭,且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对其证言不应采纳。路君在审理中称其在签署《离职申请表》时,并无“请陈述离职原因”这部分内容,是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事后制作的,但路君未能就其主张提供证据。因双方当事人坚持各自诉辩意见,调解不成。
原审法院认为,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根据路君签署的《离职申请表》记载,路君明确表示其自愿与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自愿放弃劳动合同存续期间的所有补偿权益和任何劳动纠纷。路君虽称《离职申请表》中的“请陈述离职原因”内容是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事后添加,但未能举证加以证明,对路君该主张不予采信。由于路君已对自己的权益作出处分,现再要求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3,560元、支付2011年4月6日至2014年4月5日每年15天年休假工资9,351.72元、支付2014年2月9日至11日男性晚育护理假工资311.72元、支付2013年4月17日健康证(复诊)费用72元的诉讼请求,均依据不足,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判决:一、路君要求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3,56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二、路君要求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支付2011年4月6日至2014年4月5日每年15天年休假工资9,351.72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三、路君要求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支付2014年2月9日、10日、11日男性晚育护理假工资311.72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四、路君要求浙江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支付2013年4月17日健康证(复诊)费用72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判决后,路君不服,上诉于本院。
路君上诉称,路君系在空白表格上签名,路君在原审中要求对《离职申请表》中的打印内容与签名的先后顺序进行鉴定,但原审法院表示现有技术无法对此作出鉴定,故路君鉴于技术限制原因无法提供证据。从肉眼查看原件仍可清晰辨别离职理由的内容与其他打印痕迹不一致。每个员工离职应有其各自的理由,但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提供的被解除劳动关系的同批员工离职理由完全一样,且都由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事先打印好,此足以证明离职系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提出的要求,并非路君的真实愿意。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要求路君签字,并表示签字后才发工资,不签字不发工资,路君是在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提供的空白表格上签字。《离职申请表》的审批时间在2014年2月21日或22日,但路君的退工时间在2014年2月20日,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先行办理退工再行审批离职的做法也证明系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与路君解除劳动关系。《离职申请表》未填写离职种类不合理。该《离职申请表》除路君的签名是真实的外,其余无路君的笔迹。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将餐厅外包后要求员工离职,并强行要求员工填写空白离职申请表。路君生活压力非常大,不可能主动离职,故要求撤销原判,坚持原审时诉请。
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辩称,路君系自愿离职,并填写申请表,离职原因是真实的。路君已经在《离职申请表》中自愿放弃了相关权利,双方无任何其他纠纷。至于路君的家庭原因及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的经营情况,均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路君的意见。要求维持原判。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
审理中,路君提供王小明的《离职申请表》复印件一份,以此证明王小明《离职申请表》上日期为2014年2月21日;另提供餐饮部等员工出具的说明材料两份,该说明在仲裁时已出具,以此证明其他员工认可路君所述的事实。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认为王小明的《离职申请表》系复印件,真实性无法确认,且王小明诉请未得到法院支持;对餐饮部等员工出具的说明,认为证人应当出庭作证,且证人与公司存有利害关系,对此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提供的《离职申请表》中显示离职原因系路君个人原因辞职,且自愿放弃与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劳动合同存续期间的所有补偿权益和任何劳动纠纷。路君虽称其是在空白离职表上签字,且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表示不签字就不发放工资,对此本院认为,路君作为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当清楚签字后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并应对自己的签字承担相应的责任。因路君与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签有劳动合同,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不依照法律规定发放路君工资,路君完全可以通过合法途径予以解决,故路君称其在空白离职表上签字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因路君在《离职申请表》上未填写日期,不能证明路君是2014年2月21日在《离职申请表》上签字。虽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为路君办理退工在前,审批日期在后,但鉴于路君确在《离职申请表》上签字,故路君认为系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路君已在《离职申请表》中签字确认离职原因系个人原因辞职,且自愿放弃与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劳动合同存续期间的所有补偿权益和任何劳动纠纷,故在路君对自己的民事权益已作出处分的情况下,再要求浙江开元上海分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等诉请,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路君二审提供的王小明《离职申请表》因系复印件,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本院不予采信。而其他员工的陈述,因证人未到庭,本院亦不予采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路君负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树良
审 判 员  姜 婷
代理审判员  赵 静

二〇一五年四月三日
书 记 员  莫敏磊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